十年之后 她亲手将当年的霸凌校友送进监狱(图

 新闻资讯     |      2018-09-26 16:56

  原标题:十年之后,她亲手将当年的霸凌者送进监狱

  对一般人来说,最难受的莫过于在一个群体里却找不到认同感。

  ——弗洛姆

  在网络上,有人被推到风口浪尖,有人被骂得体无完肤,普通人被挂在网上“游街示众”,“拍手叫好者”不乏少数。

  “堂堂七尺躯,莫听三寸舌。舌上有龙泉,杀人不见血。”一位知乎网友寥寥数语直戳人心。

  一把“消音的枪”

  “没关系的,可以实名的。”听到我们要采访她,电话那头的姑娘笑着说,“我因为真实的姓名被恶意调侃过,所以后来,我对外自称王胜男,胜男是曾用名,然后爸妈觉得这名字太厉害才给我改了。但我觉得还是这个名字更符合自己的个性。我真名叫王晶晶。”

  王晶晶的微博头像,是一张精致的侧颜。她的微博里记录着她的老公、孩子和日常的生活琐事,就像大多数年轻妈妈一样。

  2017年6月,王晶晶终于站出来反击曾经对自己霸凌多年的校友。最后,校友蒋某以诽谤罪,判处拘役3个月。

  如果不是这起案件,很多人可能难以想象,10年前的王晶晶竟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在网络上,她被整容、被下海,在校园里,她被扇耳光、被孤立,在父母眼中,她也似乎“太过虚荣了”,而这一切的导火索只是一个水杯。

  “我们班两个同学打架打碎了我的水杯,我同桌当时开玩笑说,这个杯子要三百万,你们居然打碎了!这时候,有人说,既然这么有钱,为什么身上的衣服这么土?”因为被误传水杯要三百万,同班同学开始恶意嘲讽王晶晶,“小学就整容”、“男朋友成群”、“父母年收入几亿”、“衣着老土”……而那时,王晶晶才15岁。

  校友还到贴吧广贴她的照片,诽谤她卖淫,煽动她去死。“骂我的那个帖子有几百页(现在已经删得七七八八了。)”

王晶晶起诉前搜集证据时的截图。

  不管走到哪里,总能看到一些藐视的眼神或是窃窃私语。除了本校,周围高校的同学也有不少对她有所耳闻,甚至还有人发起了“千人围观神女”的活动。

  10年前,正是互联网论坛、贴吧、BBS兴起的时候,网络舆论的力量日渐凸显,它能推动事态发展,也积聚着摧毁一个人的力量。如果说,凌迟这种刑罚,可以将人的身体切成3357片,而语言暴力则能将一个人的内心、尊严千刀万剐。

  “一大群人诅咒我去死,你不死就是哗众取宠!”一个晴朗的周末,王晶晶吃下40片阿立哌唑片(用于治疗精神分裂症),结果只是几天起不来床,而校园贴吧的新评论是:“这招实在是太太太老套了。”

  多年后,即使王晶晶已经工作、结婚、生子,仍然有人陆续在社交网络上散布她的过往。2016年只因她提到当年抑郁症是因为校园暴力,好多校友对她的人身攻击又卷土重来,她开淘宝店创业,也遭遇故意差评。

  “实话说,在这两年之前我一直认为是自己做错了,觉得可能是自己性格不太好,有点高调,比较虚荣。”直到王晶晶在网络上得到法律人士的帮助,准备进行诉讼,她才意识到,原来一直是他们错了。

  “那时还是小孩子,如果发生在现在,可能影响会小很多。”

  今年,王晶晶亲手把当年的霸凌者送进监狱,而这场跨越近10年的风波,也几乎完全改变了她的人生。“我本来是我们重点高中班级排名前五的尖子生,最后退学了,复读后上了个专科。”

  被裹挟着进入“人人都有麦克风”的时代,网络暴力成为损害未成年人心理健康的一颗毒瘤。今年5月底发布的《中国青少年互联网使用及网络安全情况调研报告》显示,高达71.11%的青少年都曾遇到过网络欺凌,内容大多是嘲笑、辱骂、恶意动态图、恐吓等,出现的场景包括社交软件、网络社区、短视频和新闻评论区域等。

  有人说,如果你爱一个人,不妨让TA成为网红,从此平步青云,日进斗金;如果你恨一个人,不妨也让TA 成为网红,轻则无法安眠,重则死于非命。这句话对于青少年群体,同样适用。在网络暴力的角色“扮演”中,青少年可能会在受害者和加害者之间转换。

  “屠夫”背后

  在群体匿名的网络环境里,当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当起了执法者。当键盘侠们的众多舆论,变成了绝对的话语权。网络暴力就像一头永远饥渴而填不饱的嗜血猛兽,肆意游走在网络的各个角落,寻找着猎物。而随着网络的迅速发展,青少年群体同网络暴力纠葛甚深的现状也着实让人揪心。

  网络检索青少年网络暴力:美国一名13岁的女孩梅根受体重超重困扰,尝试在网络上结交朋友,却遭网友恶毒辱骂,最后小女孩在家用皮带上吊自杀。

  澳大利亚一名14岁少女模特艾米,长期遭受网络暴力。一些陌生人无缘无故对她谩骂、恶意诅咒。小女孩不堪忍受网络的恶言恶语,年纪轻轻便选择了自杀。

  ……

  被群起而攻之的那个人,有可能是无辜的。但似乎很少会有人想要了解真相,大多数人是凭借着表面的证据,站在道德制高点恣意批评别人。

  “他现在在宁波一个炼油厂工作,好像是外操工。”直到开庭,24岁的王晶晶才第一次和学长蒋某面对面。蒋某在庭审中很少发言,只说自己说的是事实,还说要提交证据,但最终也未提交。“他好像是电脑技术挺不错的,我记得高中的时候,他就说他自己制作了一个软件,可以批量发帖子,然后他发了一个帖子说,大家都来领软件,然后批量发帖来骂我,然后就感觉像英雄一样的,很多人就很钦佩他。”

  在读完《黑羊效应》《乌合之众》《社会心理学》后,王晶晶意识到,其实校园欺凌中的所有人都是“黑羊效应”的受害者——被欺凌者是“无助的黑羊”,庞大的欺凌群体中的每一个人都是“持刀的屠夫”。

  有些事情并不关乎自己的利益,但是当周围人都攻击“黑羊”时,或许是出于无意识,或者是出于潜意识中要和群体保持认知一致,于是,自己也成为了屠夫中的一员。

  “最关键点在于认知失调。人一旦作出决策,就会开始不断地合理化自己的行为,否则将失调。”王晶晶理解了,为什么蒋某等人一直不愿意承认错误。“承认错误是很痛苦的,大部分人都没有这个勇气,他们干脆一错到底,继续从我身上找缺点,维护自己正义的人设。”

  一位在学校里帮助过王晶晶的校友说:“这次被王晶晶起诉的被告(蒋某)是学校贴吧的一个管理员,非常有话语权,非常有影响力。他的追随者就跟他一起发表言论,有很强的粉丝效应。”

  当人们的思考被情绪裹挟,一个简单粗暴的推断就能收获一大帮人的跟风。理性丧失了阵地,取而代之的是来势汹涌的暴戾之气。

  “很多校友其实都已经向我道过歉,他们很多人是跟风、看热闹,前几天,我还收到一条,他说很对不起,当年年少的时候也跟风在帖吧上黑过你,但是我不知道你后来居然退学了,真的很对不起。”

  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法制处副处长卢雪娜介绍,从近五年来的公安实践来看,网络犯罪泛众化和低龄化的趋势非常明显。年龄偏小的人群,对网络技术的掌握不是那么熟悉,但已经可以非常轻松地获取简单知识,可以实施网络违法犯罪,这也是造成低龄化趋势的原因之一。未成年人对谣言类信息、虚假信息的辨识度不高,有时候可能出于好奇或者其它目的,对网上信息进行编辑、传播、转发,很容易触发犯罪。

  走出“迷雾”

  “十年后维权有什么意义?换不来你的青春,也换不来你的班级前五名。”有人质问王晶晶,而她想给像她一样的孩子们一些鼓励。“告诉全世界,校园欺凌是错的。告诉家长和学校,你们应该惩罚作恶者,保护受伤的孩子。告诉校园欺凌的受害者,要强大,而不是自我放弃。”

  孩子的心,似水晶,既清澈透明,又易受诱惑。人们常说:“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网络暴力的社会病灶虽发生在网上,但寻找病源、治其根本则需要网上网下形成合力。

  2013年9月,两高公布法释〔2013〕21号《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利用信息网络诽谤他人,同一诽谤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次数达到5000次以上,或者被转发次数达到500次以上的,应当被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可构成诽谤罪。

  今年4月12日,浙江省温岭市人民法院对王晶晶案件的刑事部分宣判,判处被告蒋某三个月拘役。法律人士认为,此案证据链清晰明确,蒋某想证明自己无罪不太容易。也有律师认为,这个判例的更大意义在于,提醒社会、学校和家长,网络暴力也是校园欺凌,网络同样不是校园欺凌的法外之地。

  微博法律博主逻格斯是最早给出王晶晶建议的律师,他给出了“先找平台要信息,再诉具体行为人”的方案,他说,尽管每年我国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网络暴力的案件并不多,但增长速度非常快。以“名誉权”+“网络”为关键词在某法律专业案例库中检索,可以发现2011年仅有134起,到了2017年就有2444起。由于网络会留下痕迹,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网络暴力的案件胜诉率都比较高。除了维权外,家长还要与孩子多沟通,在了解孩子的基础上,通过阅读经典(包括经典动漫)、社会实践、旅游观光,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与价值观,培养高雅的兴趣爱好,过上有意义的人生,不将时间浪费在网络喷子身上。

  根据调研报告,不管是面对色情信息、诈骗,还是网络欺凌、网络骚扰,“当作没看见,不理会”是青少年最常用的应对方式,占比分别高达76.43%、68.12%、60.17%、63.74%。但引发关注的是,青少年虽多不理会,但也不愿“告诉父母”,针对网络欺凌和网络色情信息风险和父母沟通的比例均不足10%。相比之下,他们更愿意想同学或朋友进行沟通。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发展研究所青少年与社会问题研究室研究员田丰表示,在对子女的用网教育中,部分家长一些相对简单的管理方式和教育模式应当做出调整和转变,主动投入到孩子的学习和生活过程中去,与孩子共同分享、面对和解决网络带来的进步还有问题,这对于他们的网络素养和安全意识都有积极的促进作用。

  近日,一个《霸凌盆栽》的实验短片引人深思,通过对两棵不同的植物进行霸凌和赞美。一个月后,两棵植物的长势完全不同,植物都会受到这样的影响,何况是人呢?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用言语攻击别人,自己也会负能量满满。多年以后,老祖宗的话依然是真理。

  如今的王晶晶开朗、乐观,虽然没有朋友,几乎零社交,但王晶晶说,她对于现状还是很满意的,因为有爱她的老公,有可爱的孩子,未来她要多赚钱,给家人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